本网爆料、投诉:

余杭晨报新闻热线:8008571600(免费) 手机:13735501111 QQ:133571600

余杭新闻网首页 | 网站地图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听老教师葛杰讲述他的诗词情缘

新闻来源:余杭新闻网-余杭晨报 | 发布时间:2019/5/10 21:55:07 | 我要举报

  痴迷中华诗词创作 乐享晚年生活

  听老教师葛杰讲述他的诗词情缘

  与葛杰老师结识,缘于一篇《瓶窑赋》,当时反复诵读,惊叹于他能以中华古典文学体裁铺采摛文、体物写志,将瓶窑发展写得荡气回肠。此后,我时时关注他的微信,隔三差五便能读到佳作,有时是应季而发的诗文,有时是学生的诗词习作,有时是诗社公益的感悟……微信好友一年有余,从未断过文字,呈现出的是一位对生活充满激情,对社会充满善意,热爱诗词美文、笔耕不辍的老师形象。

  本周,终于有幸见到葛杰老师。他很清瘦,穿着灰色线衣和背心,花白的头发梳理整齐,笑容和煦,谦和有礼。这,便是我心目中有积蕴的文人模样。走进他的书房,向阳处临窗放着长长的书桌和大大的书柜,书桌前摆放着两张椅子:一张椅子前是电脑,旁边堆放着各类诗词杂志和书籍;另一张椅子前是一本厚厚的笔记,翻开的那页密密麻麻地写着文字,钢笔还架在上面。

  仅观望一眼,两位退休语文老师的日常便依稀勾勒:暖阳下一位敲击键盘酝酿诗文,一位执笔记录生活……转头看见书柜上方“和谐楷模 健康长寿”50年金婚纪念牌和一对笑盈盈的大阿福。是了!这便是“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岁月静好的样子,心中莫名感动。难怪,葛杰老师能写出“欣伴老妻林荫道,瓣雨纷纭,瘦影花前照,缘是夕阳情未了,依依难舍春光好。”

  交谈后,才知葛杰老师已80有余,曾承受癌症折磨,他在花甲之年开始学习诗词,很长时间投身于余杭诗教,如今依然活跃在区老干部诗社。诗词固然优美,诵读记背也大有人在,但能写诗词歌赋的为数寥寥,能掌控平平仄仄的恐怕更是凤毛麟角。出自记者的好奇心,我问葛杰老师是怎样的契机开始写诗的。两天后,我收到了一篇完整的文稿《我的夕阳诗词情缘》。葛杰老师再三叮嘱,要说明:文中如果提到有小小成绩,那都是众人共同努力而得,不仅仅是个人功劳。

  破损的书页是老人勤奋学习的印记

  诗词缘起

  万事皆有因缘。我一生从事中学语文教学,与文字打了一辈子的交道。我热心于诗词,或许与我这语文教师的身份有关,诗词情缘就这样起了。

  那是2000年退休后的一天,我在区教师进修学校上完课后回到办公室,李晨初老师送了我一本原老干部诗社社长胡铭先生的遗著《胡铭诗选》。读罢,我深深地被这位中华诗词创作的老同志感动了,当时胡铭先生被错划成右派,下放到獐山农村,独身一人在破茅棚里,用香烟作纸,用心情作笔,写下有血有肉的诗作。我想:是什么力量让这位饱经风霜、身处困境的老同志凭着坚强的意志生存下来,还能写出掷地有声的诗呢?后来,习近平总书记的一句话使我茅塞顿开,习总书记说:“学诗词,可以情飞扬,志昂扬,人灵秀。”原来,正是中华博大精深的文化,是中华诗词的力量给了胡老先生以精神的支柱。

  也就在那个时候,我懵懵懂懂地闯入了中华诗词的园地。

  遇到贵人

  进入区老干部诗社后,我发觉中华诗词是一座博大精深的文学殿堂。拿五绝、七绝来说,平仄要相间、相对、相粘,要起承转合、押韵,不能犯孤平、三平尾、三仄尾的错误,要求苛刻,不能大意。创作时稍一疏忽,就会出律出韵,闹出笑话。

  由于历史原因,五四运动后,格律诗词似乎淡出文学领域,被人遗忘了,连不少高校的中文专业也没开设中华诗词课,许多大学中文系老师也不懂中华诗词,中小学校的老师只会教学生分析古典诗词,并不知晓怎样从文学知识方面去认识中华诗词,更不会写作,所以教起诗词来,没有深度也没有温度。

  当时我已60多岁,虽是一位语文教师,但于诗词来说只是个门外汉。于是,我当起了学习中华诗词的“小学生”。没有教材,便从书店买来一大堆古典诗词自己啃,其中包括当代诗词专家王力的《汉语格律学》、龙榆生的《唐宋诗词格律》、诗作工具书《诗韵合璧》《诗韵新编》等等。我还下载了检验诗词格律和平仄的软件。尽管我很努力,但由于功底不深,写出来的诗词,专家们大多不认可,不是出律,就是犯了诗词格律规则。 

  在我70多岁的时候,命里出现了一位贵人,他就是余杭著名诗家杨之强。他当时已经80多岁,仍痴心中华诗词,经常在手机上创作诗词,然后转发给诗友们。我找到了他,他也愿意收我这个70多岁的老学生。那些年,我们频频地用书信和短信来往,他认真地教,我认真地学,直到他2014年去世。

  杨之强先生是我的贵人,也是我的恩人。为了弘扬中华诗词,我与诗友们一起,花了一年多时间整理校阅,为先生出版了两本诗词专集,一是为了感恩,二是为了纪念。

  笔记与参考书是葛杰诗词创作的灵感源泉

  小有成就

  2012年后,我陆续在《浙江诗联》《诗词》等诗刊上发表一些诗词作品。这些年,我应区委老干部局之邀,编写了《霞映时光》《余杭区委老干部局30年大事记》,为余杭区老年大学编辑校报,参与余杭区退休教师协会《老园丁》报的编辑。

  为了弘扬中华诗词,我还与诗友们一起参加区老干部诗社等组织的下村社、厂矿企业的采风活动,用中华诗词讴歌余杭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和物质文明建设成就,还多次义务为学校师生宣讲。在余杭老年大学临平、塘栖和老余杭教学点,为老年学员们宣讲毛泽东诗词;为太炎小学、瓶窑一小、临平三中等学生们宣讲诗词格律知识。人虽辛苦,却感觉无比充实满足。

  2014年后,根据中华诗词学会和浙江省诗词与楹联学会关于诗教工作的要求,我担任区诗协的诗教部主任,与诗友一起在余杭区各中小学校推进诗教工作,向学校宣讲中华诗词知识。

  我与志同道合的诗友创办了《余杭诗教报》,宣传交流各校开展诗教工作的经验,宣传历代著名诗家讴歌余杭的诗词作品。借《余杭诗教报》这个平台,我们举办了中小学生写“对对子”活动。那些日子里,我和编辑朋友们经常加夜班,收集各校师生发来的信息,有的是来询问“对对子”活动信息的,有的是把所对的对子发给我们要求修改的……这一年里,《余杭诗教报》办得红红火火。直到今天,我虽离开诗教部已四年多,仍有不少学生和老师发来他们的诗词作品,向我征求修改意见。

  为了扩大师生们中华诗词的知识面,我们还先后邀请了多名省市诗词专家为师生授课,听课的师生达千余人,受到了大家的欢迎和好评。在教育局的支持下,我们还在瓶窑一小举办了余杭区首次学校诗教工作现场经验交流会,全区9家诗教基地学校和10家准备推进诗教工作的学校代表纷纷到会观摩。截至2015年底,余杭区从原来的4家区级“诗教基地”发展到了9家,其中3家升格为省诗教先进单位,这些成果的取得和诗友们的共同努力密不可分。

  2015年10月,我不幸查出肺癌,需手术切除右上肺。当时,我正在编辑《余杭老年大学》学报、《余杭老园丁》报和区委老干部局关于余杭“十佳老干部”的宣传册,《余杭诗教报》第五期也在校样的时候。为了不影响工作,我没有向同事们说明我的病情,一边坚持每天赶到省肿瘤医院做各项术前检查,一边赶着做好这些报刊资料的编辑工作。

诗歌集是书房最常见的书籍

电脑是老人的写作好伴侣

 

  再挑重担

  2016年春,由于身体原因,我多次住院,做过手术,后来一直在家休养,是诗词陪伴我度过了那些难熬的日子。在这些日子里,我受省诗词与楹联学会导师组所托,多次组织诗教学校的老师参加省诗词与楹联学会组织的诗词培训和诗教活动,好评不断。

  2018年春,蔡忠健社长突然离世,区老干部诗社理事会召开紧急会议,推荐我担任诗社社长。当时我人还比较虚弱,但考虑到弘扬中华诗词也是我们这些夕阳老人的责任,我应允了。

  在这一年里,我与理事会的同志们一起,整顿了诗社基层组织,制订了全年的工作计划,明确理事会成员的分工。把过去因某种原因离开诗社的老诗友们重新召集回来,与省诗词与楹联学会重新确定团体会员资格,聘请省诗词与楹联学会的副会长兼秘书长和外联部副部长为诗社的顾问,并继续出版会刊《晚晴》。

  借着老干部诗社建社26周年的东风,我们又多方筹集资金出版了诗集《晚晴集萃》,办好庆祝建社26周年的各项活动。在春天和金秋十月,诗社还组织了两次大型采风活动:上半年到安吉余村,聆听习总书记关于“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重要讲话;下半年赴嘉兴南湖,接受“红船精神”教育。在年底的区老干部诗社年会上,老诗友们又唱又歌,吟诗作画,大家似乎又回到当年的情景。

  今年3月,诗社全体社员和省市诗词家们一起到乔司永西村采风,走过家乡的角落,感受家乡的巨变,创作了400多首讴歌家乡变化和精神文明建设和物质文明建设成果的诗词作品。现正在编辑,将于6月出版。

  为了扩大中华诗词的影响,每期《晚晴》诗刊出版后,我们都会在新华书店临平文化广场门店向读者免费赠阅。今年的4月23日是“世界读书日”,诗社的诗词作者们还参加了区民革支部组织的免费赠送诗刊活动。

  前些日子,我应中华诗词论坛主管部门的聘任,出任中华诗词论坛《西湖雅韵》(浙江)首席版主,潘友福、沈洪顺等就任版主兼常务管理员。这是中华诗词论坛对我们的信任,也是我们的责任。工作虽辛苦,但为了弘扬中华诗词,我愿意!

  这,就是我的诗词情缘。


     作者: 商赟/文字 陈书恒/摄影     编辑: 金子

相关新闻

余杭区委宣传部 主管 余杭新闻传媒中心 主办 杭州网新闻网站加盟单位
地址:浙江省杭州市余杭区南苑街道迎宾路363号IFC 1号楼 2207室 邮编:311100 广告业务:86165206 电子邮件:66eyh@sina.com
浙新办[2005]21号 | 新闻许可证 0102006 | 网站备案号:浙ICP备08107628号

浙公网安备 33011002010263号


版权保护:本网登载的内容(包括文字、图片、多媒体资讯等)版权归属余杭新闻网(杭州余杭晨报传媒有限公司)独家所有
法律顾问:浙江奇沁律师事务所律师 沈晓斐